被输液毁掉的中国人! 

累了 来坐坐 沏杯茶 慢慢聊
高级回复 发表新帖
头像
Admin
网站管理员
网站管理员
帖子: 44
注册: 2018-11-29 13:04
联系:

未读帖子 Admin » 2018-12-05 17:54

被吊水消炎毁掉的中国人

现在只要你是发烧去医院,医院最基本的判断就是有炎症,要消炎退烧。

那么炎症是什么呢?

西医认为,炎症来自细菌、病毒的入侵人体(当然还有其他原因引起的炎症,但这个是最主要的),人体细胞灭菌杀毒,于是就发烧了,这个时候当然要帮助身体把细菌、病毒杀了。

几十年前,一般发烧就吃两片退烧片,后来退烧片不管用了,就改打针。到了最近十几二十年,打针也不管用了,就改成吊水。

这里经历了一个从肠胃吸收干预(吃药)到肌肉注射干预(打针)再到直接参与身体循环静脉滴注的过程。

随着吃药、打针、吊水的效率衰减,手段越来越直接,不知道哪天会不会直动脉推注也成为普遍的医疗手段。

西医这种对病毒的认知局限,导致了采用手段的低级。因为病毒是在不断变化的,当广谱的抗生素药物失效之后,就要研制出针对性的抗生素和疫苗。

现在孩子从出生开始注射的疫苗就是在这个思路上弄出来的,比如2003年的非典,就是一种经过变异的感冒病毒,人类拿它没办法,所以只有采取笨办法——隔离。

然后开始治疗和研制疫苗,随着各种特殊的病毒细菌越来越多,我们的孩子打的疫苗也越来越多,看起来挺牛啊,打疫苗就可以不生病,多好啊。

可实际上呢?这是个十分愚蠢的办法,因为病毒随时在演变,孩子能终生打疫苗吗?

当人的身体发烧时,中医认为这只是病邪入侵而身体起来的正常反应,中医不会分什么感染性与非感染性,因为在处理思维上,二者没有什么区别。

中医的思维是,既然有病邪入侵,无非是寒邪瘀滞之类,我们一方面提升身体的阳气,让身体产生自然的抗体来灭杀病邪。

一方面通过排、泄、泻等方式把这些病邪排出去,这就完了。身体本身的能力强了,而病邪走了,这样身体自然就好了,后期调理恢复就是了,所以需要一个过程。

但西医看见有人入侵邻居,两家打得不亦乐乎,仗着自己力气大,把打架的双方劈头盖脸一顿揍,一下子双方都老实了,烧退炎消,效果往往立竿见影,这很符合“科学”思维,有效嘛!

但问题解决了吗?没有。病邪只是被打趴下了,见势不妙,潜伏下来。而人本身的免疫力则受损了,因为失去了与病邪的战斗机会,让身体本身的免疫机能逐渐退化了。

就像一个国家几十年不打仗,这个国家的军队自己都不太有信心能面对强敌,一旦面临战争就会失去战斗力。

而西医的吊水消炎解决办法则是通过极快的药物参与人体循环的方式,让人体日常的战斗演习彻底泡汤。

自从人们一发烧就吊水之后,他们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最后失去了防御能力。

当出现日常抗生素解决不了的病毒细菌的时候,人身的免疫力又被日常的吊水灭杀了,这个时候人也就只有等死。

经常输液吊水的人结局是什么?就是人身自身免疫力的逐步衰弱,衰弱到一定程度,最常见的是血液病,里面最常见的又是白血病。

白血病实际上是血液失去免疫力的疾病,这个时候西医的思维是提升血液的白细胞数。

可悲的是,此前当人体发烧时,白细胞一旦超过一定数值(10000),西医下意识的动作就是吊水消炎,降低白细胞数值。

而他们可能意识不到的是,正是这样的“消炎”导致了血液病的发生。把人体的免疫力都消灭了,白血病可不就来了吗?

而当人体自身体质不好或者极好处于一个临界状态时,当身体有病邪侵入,而病邪又比较厉害,发高烧了。

这个时候如果采用吊水直接消炎降温,紧急杀死了血液里的白细胞,那也有可能会直接发生白血病。

比如罗笑笑这样的小孩如果不是吊水极速降温,让血液本身的免疫力遭到破坏,哪里会有什么白血病呢?

而西医思维主导下的治疗,只知道杀灭细菌,而不考虑病人的体质情况,不考虑人体的阴阳平衡。

从而形成了“吊水消炎——人体虚弱,免疫力缺失——腹泻不止——吊水消炎”的恶性循环。

2

野蛮人背后的聪明人

在这个世界上,野蛮人是不能生存的,最强大的野蛮人早就死了,在这个时代,野蛮人之所以还能存在,是因为每一群在前面打打杀杀的野蛮人后面,都站着一位聪明人。

这个话题说下去相当危险,其背景和推广转基因的那帮人类似,目的都是以利益为纽带,改变一个族群的未来的生存可控性。

仍以人体发烧到医院就给吊水消炎为例,这样的结果无疑是把人体自身的免疫力消解于无形,就像是两夫妻吵架,原因是女的嫌男的每天呆在家里没事干,经济上养活不了家人。

中医就是老娘舅,过来劝一劝,塞给外甥一点钱,帮助外甥的找个营生,把家庭经济给撑起来,这样男的自然强了,家庭也就和谐了。

西医呢,就像是隔壁牛二,看人家夫妻吵架,不管什么原因,先把双方揍一顿,问你们还吵不吵了?

双方表示不敢吵了,看起来没事了。但过不了多久,矛盾又爆发了,牛二故技重施,又把二人揍了一顿,又平息了。

但经过屡次胖揍之后,丈夫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而女方则请来娘家人,牛二一看人家人多势众,没办法,赶紧逃了,这个时候,丈夫的已经没有战斗力了,被妻子和娘家稍一收拾就一命归西了,终于,这个家庭家破人亡了。

估计,这家人,开始也是感谢牛二的,因为他也帮助家庭平息了矛盾,也做出过贡献,但是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家破人亡。

因为他不但没解决根本矛盾,还把这个家庭的丈夫给揍得奄奄一息了,这样的家庭怎么还能过得下去呢?

所以,我们可以观察,经常去医院吊水的人,病会越来越多,问题一次比一次严重,这也就给医院,给医院背后的医药生产研发机构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

而控制这些巨型研发生产机构的资本,才是野蛮人牛二背后真正的老板,才是牛二背后的聪明人。

今年回老家,在我们老家这么一个镇都不是地方,一个村级卫生院,竟然盖起了十多层大楼,显然“生意”极好。

病人源源不断的背后,是这几十年来,让病人不停的“吊水消炎”,消解了人体的阳气,逐步杀死人体的免疫力。

所以村民动不动就生病,一生病就继续“吊水消炎”,形成了身体的恶性循环,也给医院和医院背后的聪明人带来了滚滚金钱。

3

中医衰微的背后

现在的中医一方面已经不被多数人所信任,成了调理身体的辅助医疗手段,人们不相信中医能治病,特别不相信中医能治急症、重症、复杂的病。

另一方面中医已经被演绎成一种贵族医疗,是捞钱的新工具,在打着复兴中医旗帜的背后,是另一群张牙舞爪把病人当提款机的聪明人。

陪护华夏族走过几千年的中医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让人扼腕心痛,这样的情况是怎么发生的呢?

如果时间回到一百多年前,那是一个全民自我否定的时代,那个年代的精英对中华文化全面不自信,比如鲁迅,连汉字都要废除,更不要说中医了。

可在那个年代,不相信中医的可不止这些人,汪精卫甚至授意当时的卫生部通过废止中医的议案,差点就成为当时的政府行为。

一个文化上全面丧失自信的民族,其当时所谓的“民族精英”以全盘西化为荣,把自己民族的精华当糟粕扔掉还要再踩上几脚,完了还要吐几口吐沫,更有甚者要完全废除这个民族瑰宝,意图一把火烧了干净。

正是在这些打不过别人就怪祖宗的“精英人士”的推动下,西医逐渐推广,而中医逐步消亡。

西医以其当时看起来的文化优势迅速碾压中医,让中医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仍然是出于绝对弱势状态。

在这些现象的背后,根本原因又是满清统治者愚昧的闭关锁国政策,以野蛮统治文明,让中华文明失去了与时俱进的机会。

最后在世界竞争中落于下风,成为半殖民、半封建社会,这才是导致一百多年前那场运动中,中国精英全面失去文化自信的根源。

如果说中医是华夏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守护神,那西医医就是人类健康的野蛮人,以守护的名义践踏着人类的身体。

中国人有个词叫寿终正寝,意思是说人老死在自己家里,记住,是老死,不是病死。

比如我的小爷爷就活到了86岁,一口痰憋住了,往后一躺就断气了,没有病痛,走得很安静;以前很多人就是这样,躺在床上,收拾好自己,安详地离开这个世界。

可自从西医思维主导医疗以来,寿终正寝正在成为奢侈,绝大多数人是插着呼吸机和各种各样的管子死在医院里的。

而我们多数人还认为正常,正是吊水滴注消炎的思维消耗光了人体最后的正气,才导致人不能寿终正寝。

他们死亡的原因主要有两个:1是脏器衰竭,2是细菌病毒无法控制。

这两个现象的背后有一个同样的原因,那就是过渡医疗消耗完了病人所有的阳气,人体平衡最后崩溃了,生命也就提前走到了尽头。

中医的衰微,或让中国人不再能寿终正寝,这是文明的衰退,是野蛮人的胜利,是利益为纽带的资本群体的成功,是医学悬壶济世精神的丧失,是文化失守的结果,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中国人不再能寿终正寝,而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被过度医疗治死!
:lol: gbeee.com 欢迎你!

高级回复 发表新帖